palipali轻量版入口

最新网址:. “二爷到了。” 一会之后,马车停下。 贾宝玉领着杜秋娘下车,就见贾芸带着两个人上来,打千样的拜下 […]

最新网址:.

“二爷到了。”

一会之后,马车停下。

贾宝玉领着杜秋娘下车,就见贾芸带着两个人上来,打千样的拜下:

“侄儿见过宝叔、见过姨奶奶。”

贾宝玉叫起,抬头先看了一眼大门之上的匾额:

贾氏布庄。

很简单的名字,符合这个时代的潮流。

这个时代做生意不需要太花里胡哨的东西,一个贾字,比所有东西都值钱。

“里面的情况怎么样?”

“都准备妥当了,就等着二叔还有姨奶奶过来巡视呢。”

点点头,贾宝玉让杜秋娘挽着他的胳膊,走进了布庄。

遗忘的瞬间

这个地盘当初盘下来时原本是个大染坊,可惜生意不景气,慢慢缩水,后来被贾宝玉给买下来。

里面贾芸按照贾宝玉的规划,建立了织染绣坊,其中除了染坊占地大些,另外两项都没太大规模,毕竟织布和绣花主要都在养生堂女舍之内,这里只是作为原料采购和倾销的一个中转站而已。

这也是他带杜秋娘过来看看的原因,是为了让她心中有个印象。

看了半日,贾宝玉比较满意。虽然不算完备,但至少框架完搭建齐,可以正式营业了。

“京城另外几家布庄和布行打过招呼了?可有被刁难的?”

“回二爷,都打过了,知道是二爷的产业,哪家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刁难咱,都是和和气气的,好些还说要和我们合作呢……”

贾宝玉打断了贾芸的自吹自擂,淡然道:“贾家虽然是公门伯府,但是生意场上无父子,既然他们愿意给个面子,不来刁难,甚至愿意让条道,我们记个人情便是了。

真正能不能在这个行当站稳脚,赚到银子,还是得各凭本事说话,你小子可别被人灌了点**汤就找不着北了。”

“二爷说的是,侄儿哪能啊,再说就算侄儿蠢笨,不是还有二叔看着呢吗。”

贾芸这小子,五句话有三句都是为了拍马屁,要么就是为了给拍马屁做铺垫,这油滑的性子,估计是改不了了。

不过嘛,做事还算靠谱,有这一点就够了。

“少拿我当挡箭牌,以后这布庄你就是当家人,我不会多管,出了问题也是你负责,所以一切还要你自己多动脑子考虑。”

贾宝玉故意微冷的说道,然后又放缓语气:“铺面开了几家,目前生意如何?”

贾芸本要再说好话,听贾宝玉问起了正事,才正色起来,将这些情况介绍了。

一切徐徐而来,铺面也是,才开了两家,因为名头还未打响,生意很平淡。

再加上贾宝玉说过贾氏布庄要做上等布料生意,说是什么打造“品牌”,让把养生堂内那些还不好的成品低价处理给小作坊,只卖上等的,导致现在货也不太足。

养生堂的女娃们,毕竟才学,效率低,残次品率高……

对于这些,贾宝玉都只是表示了解,并没有过于指手画脚。

带着杜秋娘把布庄大概转了一遍,然后便在贾芸等的恭送下,离开了布庄。

“去徐举人家。”

离开布庄,贾宝玉让锄药带着去徐月茗住处。

见贾宝玉要见正式人物,杜秋娘想要回避。

贾宝玉笑道:“无妨,那徐讼师一看也是个风流人物,看见有这么漂亮的老板娘,说不定心中一激动,一分工资都不要就到养生堂当先生呢。”

“大人,说什么呢~~”

杜秋娘顿时臊红脸,瞪着贾宝玉。

“呵呵呵,怎么,害羞了?那徐讼师虽然生的清俊,却阴柔了一些,比起你家大人整体来说还是差些,我还怕你被拐跑了不成?”

“大人~再说人家生气了!”

杜秋娘背过身。

贾宝玉这才笑笑没说话。

他自然不会大男人到不让自己的女人见人的地步。

真正优秀且内心强大的人,是不会担心自己的女人会不会背叛他的。因为在他的眼里,没有女人抛弃他,只有他不要的女人。

不过嘛,这只是贾宝玉的性子,本来就不愿意见外男的杜秋娘,在被贾宝玉打趣之后,更是死活不愿意去了。

如此贾宝玉也不强求,自己骑马,让马车直接回了养生堂。

“你们找谁?若是要打官司,先把状纸拿过来,我家公子看了之后才会给各位答复。”

来到徐家,开门的老头看到贾宝玉一行人,看门见山的道。

看样子在他眼里,来找他们公子的,都是要打官司的人。

贾宝玉听了心下高兴,看样子运气不错,徐月茗在家呀。他听说徐月茗常年留宿青楼,还担

心会见不到人呢。

“在下贾宝玉,有事求见徐举人,还烦老丈给通传一声。”

既然是求贤,姿态自然得做足。

老者本来想说什么,只是又看了一眼贾宝玉身后的高头大马以及众多亲兵小厮,到底点点头,将门合上报信去了。

一会之后门重新打开,与贾宝玉有过几面之缘的徐月茗现身。

“伯爵爷大驾光临,学生有失远迎,失礼,失礼……”

一身长衫,披着长发,身形纤瘦的徐月茗看见果然是贾宝玉,立马弯腰拜道。

“徐先生不必多礼。”

贾宝玉笑扶了一下。

“不知伯爵爷这次找在下,可是又有案子需要在下帮忙?”

徐月茗笑着问了一声,心中却想,若是打官司,派个人来请他就是了,何用亲自来?必有别的事。

“确是有事想请先生帮忙……”

徐月茗既然是讼师,自有几分观色的本事,见贾宝玉犹豫,心中更加笃定,然后笑道:“倒是在下失礼了,伯爵爷若是不嫌寒舍简陋,不妨入内饮清茶半盏。”

“哈哈哈,那就多谢徐先生了,请。”

跨入徐家小院,只觉格局颇为清雅,走在其中隐有香风阵阵。

“先生不愧为风流雅士,这居家宅院,也是别有情趣。”

“伯爵爷见笑了,请……”

徐月茗笑着,领贾宝玉入了正厅。

一番正常的请茶、闲叙,徐月茗终究问起了贾宝玉的来意。

贾宝玉慢饮杯中茶水,笑道:“我与徐先生也打过交道,对先生的才智和性情都颇为敬仰,虽算不得知己,却自认是个朋友,所以我就不和徐先生绕弯子了。

徐先生觉得京师养生堂如何?”

“伯爵爷当日在千金阁内的一番言论,在下也有所耳闻。

聚天下孤弱于一堂,救其疾苦,育为人才,非古之大志大贤者能为也。

爵爷此举,无愧京城第一公子之名。”

贾宝玉此时也不与他谦虚,淡然笑道:“既然如此,不知徐先生可愿意助我一臂之力?”

徐月茗一愣道:“在下一介布衣,无官无职,不知何处能够帮得到爵爷?”

“一国纲常,重在法度。我准备在京师养生堂教给学生们律法知识,而徐先生熟知大玄律,是我心中教授这门课业的不二人选。

请先生帮忙。”

“这……”徐月茗眉头皱了起来,犹豫了一下方道:“徐某性子懒散,不便做官,怕是要让爵爷失望了……”

“先生品性高洁,在下自然知道。不过京师养生堂的先生,并非官职,不受朝廷管束。

前科山东府顾解元,如今便在养生堂内担任书院山长,我想,徐先生和顾解元同是举子之身,年岁亦是相仿,应有些许志同道合之处,徐先生何以忍心一身本领,只为公堂所用?

若是先生愿意加入养生堂,在下必以国士待之。”

贾宝玉起身拱手拜道。

徐月茗连忙请坐,随后道:“伯爵爷客气了,只是在下不懂,在下学问不精,也无何好名声,爵爷何故选中在下?”

贾宝玉坦然笑道:“因为我要做的,是一件历史上从来没有人做到过的,不符合时代潮流的事。

这件事,大儒、大贤之士做不来。我也不需要大儒大贤之士,只有像你我、顾解元,我们这样的年轻人,才是京师养生堂最好的引领者。

所谓成大业者,无非结二三同志之士,以一腔热血与赤城浇筑,最终不论成败,亦不负生平所学。

所以,在下诚挚邀请先生出山相助。”

徐月茗明显的犹豫了。

何人没有热血与抱负?

他徐月茗曾经也是寒窗苦读的学子,后来之所以放弃科举,也不去做官,无非是看透了一些事罢了。

若是今日旁人来,不论对方许下什么承诺,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拒绝。

但是恰好这个人是贾宝玉,是他也颇为敬仰之人,对方又如此礼贤下士,他自然不好意思拒绝了。

此乃人之常情。

“只是做一先生?”

“是,以先生之才,实是委屈了。”

徐月茗摇摇头,看着面前的贾宝玉,最终道:“在下可以答应伯爵爷的要求,去为养生堂内的学生授课,不过亦仅此而已,伯爵爷不可要求在下做别的事情。另有一点,日后在下若要离开,伯爵爷不可阻拦。

若是伯爵爷答应这两点,在下才敢答应伯爵爷的要求。”

“这是自然,所谓同志,自然是志同道合方可,若是日后徐先生觉得养生堂不合先生之意,想要离开,自然是随时可以走,在下绝不

敢阻拦。”

贾宝玉心道:管你现在愿不愿意,只要上了我的贼船,不怕留不下你来!

“如此……蒙爵爷看重,在下愿效犬马之力。”

贾宝玉的坦诚态度,令徐月茗脸上露出了释然的笑容,他重新邀请贾宝玉入座,自然难免询问一些养生堂内具体的情况。

贾宝玉都一一作答。

“伯爵爷胸中之丘壑,心怀之广博,还有对京师养生堂的各种奇思妙想,无不令在下钦佩。能得爵爷相邀入内,是月茗的荣幸。”

临走之前,徐月茗如此说了一句。

对此,贾宝玉只是笑笑。

若无把握降服你,本爵今日也不会走这一趟了。

从今日起,京师养生堂又壮大一分。

嗯,京城还有哪些有志之士可堪大用呢……

贾宝玉扒着下巴,思索起来。

最新网址:.